遭遇“合法”商标冲击 陶瓷品牌商标的无奈和维权

分类:商标新闻 | 发布:admin | 查看: | 发表时间:2012-5-28

苹果与唯冠、加多宝与广药,前者因“Ipad”的商标归属权问题对薄公堂,至今双方还为有巨大心理差距的赔偿金额而胶着;后者则因商标租赁(许可)上的失误而令加多宝对品牌多年的积累付之一炬。这两起商标案,令商标纷争再次进入了公众视野。
商标作为企业及品牌无形资产的承载,不仅具有向社会、公众传递企业、品牌综合信息的职责,也更是一种法律用语,用于区别自身产品与其他产品的作用。
在本月19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案件年度报告(2011)》中指出,2011年最高人民法院审理的知识产权和竞争案件中,专利商标行政案件增长迅猛,在全部案件中所占比重增加,尤其是专利商标授权确权案件增长明显;商业标识类案件尤其是商标案件比重增多,商标权人通过诉讼维护市场利益和划定行为界限的需求日益强烈。
尽管我们身处的陶瓷行业而言,品牌通过商标而获得的识别度相对其他家居类产品低,但不少知名品牌的商标仍遭遇了“合法”的商标冲击。

 

无奈——遭遇同名
  2012年春节过后,金意陶陶瓷的销售人员周斌(化名)在上海进行市场调研时,发现了与其所在企业使用相同“金意陶KITO”商标的瓷砖填缝剂产品,这令周斌感到十分不解,金意陶陶瓷在此之前并未生产、销售过此类产品,然而填缝剂作为陶瓷砖销售的辅料产品,尤其在仿古砖、全抛釉、微晶石类产品日渐占据市场越来越多份额的当下,其用量与消费者的接受程度都在与日俱增,因而消费者甚至经销商,对于该冠名“金意陶”的填缝剂并无过多质疑。
然而更令金意陶公司感到更为不便的是,随着填缝剂在仿古砖等产品铺贴过程中所起到的美观、防潮、防霉以及对瓷砖本身的保护作用越来越明显,金意陶陶瓷在2011年中的经销商会议上就已经计划推出本品牌的填缝剂等辅料产品,并于2012年4月与专业生产填缝剂、美缝剂的集束达建筑材料有限公司达成了战略联盟,意在为消费者提供更为完善的售后服务。周斌在上海的这一发现无疑使金意陶商标在瓷砖辅料类产品上的应用蒙上了一层阴影。
早在前两年,上海市场就已经出现了“金意陶KITO”字样的填缝剂产品,并向金意陶陶瓷华东地区的经销商推荐该产品,经销商对此并无太多异议。由于目前陶瓷终端市场上,填缝剂、瓷砖保养类产品大部分属于经销商对消费者无偿服务的项目,通过赠送、上门保养等服务增加消费者对品牌的依赖度以及其在市场上的美誉度,“经销商通常会对这部分的产品价格进行控制。”一位陶瓷销售人员告诉记者。
据集束达相关工作人员介绍,填缝剂是近年才出现并开始流行的辅料产品且用量越来越大,其市场价格体系较为混乱,以2公斤装的填缝剂为例,质量不错且稍有档次的通常价格在50~60元,中等的也在40元左右,而目前市场上推出的专业针对微晶石铺贴的辅料产品其售价每公斤可高达上千元。然而在上海市场上出现的“金意陶KITO”填缝剂销售给经销商的价格仅为2.5元,“这样的价格可想而知其质量会是怎样的?”该人士说。
其实金意陶公司在前两年也收到过经销商甚至消费者对于填缝剂产品质量的投诉,但因为投诉不多,于经销商而言价格不高、于消费者而言是免费赠送且应用范围不广等因素并未持续追究、刨根问底,使得问题终于在企业计划推出自主品牌的填缝剂产品时遭遇到了尴尬。
尽管填缝剂“金意陶KITO”商标晚于金意陶陶瓷公司注册,但其注册类别与金意陶陶瓷并不相同,从法律层面来说,并不构成侵权。
记者在中国商标网上查询,注册“金意陶”商标的,除了广东金意陶陶瓷有限公司外,还有一家名为上海夏宇实业有限公司的企业,其商品服务内容主要为填漏剂、填隙剂等,于2008年4月14日申请,初审公告日期为2011年1月20日,专用权期限从2011年4月21日至2021年4月21日,其注册的商标图像与金意陶陶瓷不同。此外,记者在网络上搜索该企业,并未发现其企业网站,但在一家名为“马可波罗”精准采购搜索引擎的网站上看到了部分信息。成立于2005年的该企业主要提供角线系列,彩色填缝剂、粘结剂、防水堵漏材料等产品,但令记者倍感吃惊的是,在公司信息-经营品牌一栏中,并没有看到“金意陶”字样,却意外的发现了“蒙娜丽莎填缝剂”。
目前,金意陶陶瓷对于自主的填缝剂产品统一使用了“金意陶,有思想的瓷砖”的标识,尽管有些不伦不类,但“对方也是正规注册的商标,只是类别不同,没法告其侵权,真的很无奈。”一位金意陶陶瓷工作人员说。

 

尴尬“维权”
  无独有偶,与金意陶遭遇同样境况的还有金舵。
半月前记者在使用一消费场所的盥洗室时,发现标有“金舵JINDUO”商标字样的座便器。金舵陶瓷在业内拥有一定知名度,却从未听说其生产洁具,带着这一疑问,记者致电金舵市场部询问。市场部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金舵从未生产洁具,他们也知悉市场上有金舵洁具这一商标与产品,然而鉴于对方同样是成功注册商标的企业,目前金舵陶瓷仅限于与律师讨论解决阶段,尚没有实质性行动。
金舵陶瓷于1993年成立,同年进行产品推广并注册商标。在2005年时,因佛山出现了金舵洁具产品,金舵陶瓷与禅城区工商局联合行动,没收了金舵洁具的营业执照与一批产品。而在此之前,在广东以及周边市场已经出现了金舵洁具,并有消费者找到金舵陶瓷的专卖店要求解决金舵洁具的售后服务问题,这令金舵陶瓷的经销商不胜其扰,然而消费者又没法在短时间内辨别清楚两个“金舵”之间的区别。于是有了上述的维权行动。
然而事情并未朝着金舵陶瓷所理想的方向发展。在05年的维权行动后,终端市场上出现金舵洁具要求金舵陶瓷解决售后问题的少了,但金舵陶瓷却发现,金舵洁具于2006年正式注册了“金舵;JIN DUO”商标,用于洁具的生产与销售。这令金舵陶瓷陷入了维权的尴尬。
从两家商标上看,同样采样了“金舵”字样与“JINDUO”拼音,且字体设计也相差无几,不同在于金舵洁具的商标上,在“金舵”二字旁多了一个大写字母“D”。但相同的名字与相似的字体,还是令人容易混淆。
面对这一变故,金舵陶瓷同样深感无奈。“我们曾经成功维权过,不过确实没想到对方会注册下来这个商标,我们从没计划要生产洁具,因此当时也没有及时在卫浴洁具这一类别上进行商标注册。现在对方的商标同样是合法的,单从商标的使用上来说对方并不存在侵权的行为。”金舵陶瓷市场部工作人员说。
金舵洁具于2002年10月申请注册“金舵;JIN DUO”商标,申请人为佛山市禅城区鹰洁洁具中心。据中国商标网上的信息表明,这一商标的注册公告日期为2008年11月7日,其商标专用权期限则是从2004年4月28日至2014年4月27日。
在终端市场上,2011年初金舵陶瓷经销商还接到过要求解决金舵洁具售后问题的案例,尽管现在这样的投诉或者要求并不多,但对金舵陶瓷来说,一个商标相似度极高的金舵洁具仍使金舵陶瓷如鲠在喉。商标争议频繁
近年来,国内商标专利等设计知识产权的案件日益增多,据5月19日发布的《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案件年度报告(2011)》介绍,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审判庭2011年全年共新收各类知识产权案件420件,比2010年增长34.19%。加上2010年旧存案件46件,2011全年共有各类在审案件466件,全年共审结各类知识产权案件423件。其中商业标识类案件尤其是商标案件比重增多,商标权人通过诉讼维护市场利益和划定行为界限的需求日益强烈;
一年前的5月,本报题为《两个英皇的“战争”》的深度报道,也同样是因为两个相似商标都获得了工商局正式注册,与本文中前两个企业所遇问题不同的是,金意陶与金舵的商标是在不同类别下进行注册,而两家英皇同为洁具,却都是通过了国家工商总局验证的合法商标。佛山英皇卫浴的商标图样仅为简易的皇冠图形,皇冠下有“CRW”的商标字样。而英国英皇卫浴的商标则在皇冠的左右两边添加了两条形似镰刀状的图纹,如不仔细看,并不觉得有何差异。
如“两个英皇”相似商标并在统一行业中都注册成功而引发的案例争议并不多见,但不同类别相同字样商标,对知名度相对较高的企业来说是一件较为无奈的事,尤其是相关联行业的商标,比如本文中所提到的金意陶陶瓷与金意陶填缝剂、金舵陶瓷与金舵洁具,又如几年前曾在佛山出现的东鹏装饰与业内知名品牌东鹏陶瓷之间。因为行业的相关性,使消费者较难辨别是否为同一家企业旗下不同类别的产品,也容易令消费者产生品牌联想。艰难维权
面对这样“合法不合理”的商标现状,企业首先要提高的是商标注册时的类别选择,以及对商标注册申请的监控。
据成都甘伟律师介绍,目前国内商标注册的类别与国际上通用的类别划分一致,从90年代初期开始就从42类别改为45个类别。如果企业商标要确保自身在商业环境与市场竞争中的唯一性,那么最重要的途径就是在商标注册时,对45个类别分别进行注册。“但这对一般的中小企业来说并不现实。一个是注册费方面的资金问题,一个则是时间成本问题。”
从商标注册程序来看,首先进行商标查询,确定是否能注册;接着准备商标注册所需的文件,对企业来说需要提供营业执照复印件、清晰的商标标识、申请书、委托书等;然后进入申请阶段,与商标注册代理公司签合同当天即可注册;在商标局形式审查通过后,将由商标局发出受理通知书,接着进入实质审查阶段,通过后则再经过初审公告、注册公告等阶段,如没有商标异议,商标局会向商标申请单位发出注册证,顺利的话整个过程需要一年半左右的时间。其中,从申请到到商标局发出受理通知书需要一个月时间,初审公告期为3个月,而商标注册完成整个时间大约需要24个月左右。
由于我国商标注册实行申请在先原则,所以申请日期的确立对于商标注册能否成功非常重要,也出现不少抢注的情况。“如果要进行全类别注册,可能会遇上商标在部分类别内可以注册,在部分类别无法注册成功的情况,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坚持全类别注册,可能会对商标进行调整,如此一来时间耗费是较大的。”此外,每注册一个类别的费用包括查询费、文字与图形的注册费用以及商标注册代理的服务费用为2000多元,如果45个类别都注册,总费用将达到10万左右,这对一些注册资本仅为几十万的企业来说是笔不小的开支。甘律师说,因此在大部分情况下,专业人士建议企业注册商标且无法全类别注册时,不仅要及时,更要将行业相关联的类别都进行注册,以免以后出现“有理说不清”的情况。
相对于注册时在财力、人力与精力上消耗都不及日后发生纠纷时的维权成本高,主要体现在聘请律师而带来的法律成本。
此外,企业在规避可能发生的商标维权问题,还可以对申请注册的商标进行监测。如上文所述,商标在初审公告阶段有3个月时间,这一时期的作用是向社会征集对正在申请商标的情况,若企业监测到某一商标与自身企业商标有一定冲突时,可向商标局提出异议申请,并由商标局进行复审。
“如果针对已经注册成功的商标来说,那么就只有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评审申请,若当事人对商标评审委员会的决定不服的,可以当地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甘律师介绍,“而这一过程是比较复杂与艰难的。”

 

另辟蹊径
  那么,除了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评审申请或上诉法院外,是否还有其他办法可以解决争端呢?也许最近的一条新闻可以给我们带来其他思路。
“今年5月,四川省眉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一起福建七匹狼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状告眉山市东坡区、仁寿县数家商场超市侵害商标权纠纷案。据悉,该案系七匹狼公司对其“七匹狼”驰名商标商业化维权模式下在眉山市进行的第一场诉讼,七匹狼公司已在四川省多地进行了类似的维权诉讼。
七匹狼公司依法拥有“七匹狼”、“SEPTWOLVES”、“奔狼”图形及图文组合商标专用权,被国家工商总局认定为驰名商标。从2010年起,七匹狼公司发现眉山城区及周边区县的多家商场、超市销售的钱包、皮带等商品使用了侵犯其商标权的标识,导致消费者误认误购,损害其名誉,遂将这几家商场、超市告上法庭。
眉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在该系列案的审理过程中,特别邀请了具有知识产权保护经验的人民陪审员共同参与审理。通过庭审,虽有被告抗辩认为侵权行为并非其所为,但通过合议庭辨法析理后,全部被告均认可了侵权行为存在的事实。据办案法官介绍,就在该案庭审过后,就有一名被告与原告七匹狼公司达成庭外调解方案,原告七匹狼公司表示谅解并撤回了对该被告的起诉。其余被告均表示愿意在法官的主持下,继续与原告就赔偿事宜另行协商。”
据了解,驰名商标是中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商标局,根据企业的申请,官方认定的一种商标类型,在中国国内为公众广为知晓并享有较高声誉。对驰名商标的保护不仅仅局限于相同或者类似商品或服务,就不相同或者不相类似的商品申请注册或者使用时,都将不予注册并禁止使用,因此驰名商标被赋予了比较广泛的排他性权利。而且“驰名商标”持有企业的公司名以及网址域名都会受到不同于普通商标的格外法律保护。
尽管人民法院在审理商标等民事纠纷案件中认定的驰名商标,仅涉及个案的事实,仅对个案的判决具有效力,并不必然对其他案件产生影响。但通过“七匹狼”一案可以看出驰名商标保护所能起到的一定作用。甘律师认为,金舵陶瓷既然已经是“中国驰名商标”,那该企业可以通过驰名商标保护进行维权。而据相关行业人士透露,金意陶目前正着手准备“驰名商标”的申请工作。

标签:商标新闻
原创文章如转载,请注明:转载自信义商标网 http://www.sifetm.com/
本文链接:http://www.sifetm.com/xinwen/327.html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